moomoo抽抽

手插口袋悠闲地晃荡在走廊上,听着身后的动静,默默掐好时间,猛的一个转身,把准备吓唬人的来者吓了一大跳,僵硬的双手还在空中定格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你后面?”八字眉的主人脸上写满了不开心。

“欧腻你的脚步声太沉重了啦。”

“那这样就欢快了吧。”

看着眼前恨不得舞一曲飞天还一脸不自知傻傻的笑出梨涡的欧腻,酒窝的主人表示不忍直视,傻白甜没毛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看着一只同样有梨涡的傻白甜,真心觉得,傻白甜太美好了,让人无法拒绝。反正我是无解了。


“容啊,找个喜欢的人吧,早点生个小小容给妈妈玩好不好。”

门外的文星伊屏住呼吸,驻足不前。

“嗯。”

意料之中的答案,文星伊沉默了,转身离去。

公园里的秋千,路灯下的长椅,楼下24小时便利店,路边的炒年糕店。走到哪,都是和她的回忆。

浑浑噩噩,四处游荡。

终于回过神,却已经记不清自家门的密码。

921222。

不对。

910221。

门开了。

诶。哪都是你。

打开冰箱,清点了下库存,嗯,烧酒3瓶啤酒2瓶,应该能麻痹自己。

越是抑制,愈发想念。

终于在最后一瓶酒也见底的时候,困意来袭,隐约中还是出现了她的脸,摸起来脸颊肉又饱满了些。

啧啧,没白养。小声的嘟囔,慢慢失去意识。

次日,头疼欲炸。本应再睡一会,败给了阳光。

挣扎着睁开眼,却发现她在。

“昨天听到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pabo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和容熙的声音你都分不清吗?”

“嗯?容熙欧尼…啊。”

恍然大悟的人,长吁了一口气,愁云瞬即消散。

“所以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嗯嗯!”

鼻肌又找到了自己的主人。可是持续的痴笑,有点酸呢。


————怨念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-

一杯喜茶 半夜三点 还清醒着 咖啡因不耐受 也是迷醉







“辉人啊,今天一起睡吧。”

抱着枕头倚在门边的金容仙眼睛肿肿的,看起来心事重重。

“来吧,欧尼。”

丁辉人挪了挪,让出了半边床。

金容仙钻进被窝,紧紧的抱住了丁辉人,在辉人耳边呜咽着。

“怎么了,欧尼?”

“呜呜呜,我朋友…推荐我…看《挑战通灵者》15季…呜呜呜…他们在捉鬼…呜呜呜…我被吓得…睡不着…呜呜呜”

“没事啦,不要害怕啦。”辉人轻轻拍着容仙安慰着她,“不过啊,欧尼你为什么不去找瓢里欧尼呢,明明瓢里欧尼胆子更大啊。”

“呜呜呜…我刚才在刷naver…说是狗能辟邪,你不是像柴犬嘛…所以…”

话音未落,金容仙就被短腿柴踢下了床。

有香港木木咩 我想勾搭下

天使赖 爱到爆炸

文圈大大@盖盖 @Y.U 
我先吐一会儿

B-Day

01

“滴。”屏幕亮了。

捞过来看了一眼,“咻”又扔了回去。

古木看着家里那只和隔壁柴犬撞脸的铲屎官神经质的反复了n个回合,不可置否的摇了摇头,一边一字马一边舔毛,突然感觉脱离了地球引力的束缚,飘了起来。

“古木啊,她为什么不打电话不发信息给我啊。明明之前讲是男生的话会和我交往啊!女生我也没关系啊!为什么不联系我啊!明明以前都帮我过生日的啊!”

古木被晃的七荤八素,要是能说话,铲屎官应该已经被怼烂一万遍了。

“call me call me every day every day…”熟悉的铃声响起。

古木感觉自己起飞了,看着铲屎官奔向手机的背影,内心os:seriously…

02

“哟不塞哟,瓢里欧腻。”撒娇的语调透露着开心。

“wuli辉人啊,明天想怎么过生日啊~”

“还以为欧腻忘了呢。这么晚才约我,不怕我档期很满吗?”辉人小嘴一撅,发着牢骚。

文星伊抬头看了眼7楼那个散发着橘黄色灯光的房间,轻轻踢了下脚边的石子。

“wuli辉人当然要和欧腻一起过生日啊~别人约不到的~”

“哼~油腻!那我要去游乐场!还要和欧腻酒放!”

“好好好,都依你。明天我开车来接你。”

“又要cos阿尔法狗吗?”

“额。。。有本事你开!明天见!”文星伊摁断了电话,压低了帽檐,却掩盖不住嘴角的弧度,紧了紧衣领,习惯性的沿着小路回了自己家。

03

还不到6点,文星伊就来按门铃了。

一遍。两遍。三遍。

都能听见古木的喵喵抗议声了,可是床上的小懒狗还处于昏迷状态。

试探性的输入几个数字,果然,这货还用着以前宿舍的秘密。门打开,古木的小脑袋就露了出来,文星伊抱起古木,古木并不喜欢这个欧腻,每次都捉弄自己,但看在文星伊熟练的倒上猫粮,换了猫砂的份上,勉强让文星伊捋了会儿毛。

文星伊坐在床边,看着还在梦乡的人,拨了拨散落的刘海,好可爱,果然,wuli辉人穿着睡衣的样子最美了。文星伊倾下身,亲了下小狗的嘴唇,和之前住在一起,每天🐶辉睡着时,文星伊偷亲的时候一样,一样的小心翼翼,这是文星伊的小秘密。就像她每次心情低落时,总会不自觉的来到丁辉人的楼下徘徊,抬头望向七楼就能重新鼓起斗志一样,也是她的小秘密。或是和她喜欢辉人一样,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小秘密。

04

锅里的海带汤咕嘟咕嘟的翻滚着,拿起汤勺试了下味道,还不错的样子,米饭的硬度也刚刚好。

文星伊推了推床上的小狗,在辉人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,“再不起来,我就把你的无眉素颜照发官咖了。”

嗖的一下,一道身影就奔去洗漱了。

人虽坐在餐桌前,灵魂却依然在床上。文星伊宠溺的摸摸了辉人的酒窝,“来,张嘴,小心烫。”

好不容易喂完了早饭。还要给某辉换衣服。虽然以前在宿舍也经常发生,文星伊还是脸红了,耳根也红了,闭着眼随便套了个卫衣和牛仔裤,便把🐶辉抱上了车。

05

经过一个小时的颠簸,小狗辉终于睡饱了,满足的伸了下懒腰。环顾了四周。

“啊啊啊啊啊!我在哪?我们要去哪?”

文星伊单手扶着方向盘,捂住了小狗的嘴,“一位歌手了不起啊,醒了就开嗓。我们在去爱宝乐园的路上”

辉人瘪了瘪嘴,安静了下来。

“古木呢?!”

“放心,猫粮、水、猫砂我都准备好啦。那只橘猫独享小二居呢。”

“我的衣服?!”

“我换的。”

这下换辉人脸红了。辉人望向了窗外。

“等下,爱宝乐园?!”

“就是rm刘大神坐过的木质过山车~还有鬼屋呢~你最喜欢的纳凉特辑!满意吗?”

半响没声音,文星伊看了眼灵魂出窍的小辉人,十分满意。

06

果然,周一的游乐园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。除了工作人员,游客寥寥无几。

文星伊和丁辉人相视一笑,摘掉了帽子墨镜和口罩。不用做贼了,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在阳光下开心的玩耍了。

才走了几步,辉人就在游乐园头饰的摊子前走不动路了。文星伊看着辉人递来的花环头饰,三条黑线立现,满脸的嫌弃闪到一旁。

“今天我生日,我说了算,过来,蹲矮点,嗯呐,多好看。”一把扯过文星伊,拍了认证照。

“内,辉妮公主nim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
“那如果过山车排队人多的话,我们就不坐了呗!”辉人开始打起来了退堂鼓。

可是,木质过山车门口连人都没有!工作人员看到她俩,两眼冒贼光,不由分说把俩人押上了过山车。看着屏幕上两人痛不欲生的表情,紧握着的双手,配合着半空中传来的惨叫,工作人员一脸欣慰。

不一会儿,两个眼泪汪汪的人互相搀扶着下来,躲在一个人少的角落里,辉人看着脸色泛白的文星伊,担心的抱着她,“没事吧,欧腻。”

“没事,你要不要喝点水啥的,我去给你买。”说罢摇摇晃晃的起身,还没站直,就被拉回了熟悉的怀抱。

丁辉人把头埋在文星伊的颈窝里,“就这样,让我靠会儿。”说完,又凑进文星伊耳边,“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,但我一点都不着急,因为你在,就算什么不做,每一分每一秒的我都是最自在的自我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越发抱紧怀里的小奶狗。


07

已经路过鬼屋门口很多次了,俩人还是纠结,毕竟上次纳凉特辑的阴影还在。

“生日嘛…总要突破下自己嘛!走吧欧腻!我要长大!嗯!你走前面!”辉人扯着文星伊的衣服,推着文胆小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恐怖迷宫。

文星伊举着手电筒,颤颤巍巍的探着路,感觉到辉人快把自己的衣服扯烂了,温柔的让她松手,让她抱住自己,安慰着她,“乖呐,不怕不怕,这件衣服比较贵。还是抱着我好了。”

陆陆续续走过几个一看鬼就会出现的地方,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的文星伊也就不小心叫出来几声而已,但奇怪的是,背后的辉人一声都没吭。

“该不会吓哭了吧。”文星伊在心里小声嘀咕着,越想越担心,加快了步伐。

到了迷宫外面的长椅边,文星伊掏出纸巾,捧起了辉人的脸,仔细地看了看,“咦,你怎么没被吓哭啊。”

“没啊。怎么了?”小狗一脸困惑。

“那上次纳凉特辑那会儿是为了节目效果嘛那么夸张,简直金马奖影后啊我的辉妮!”

“阿尼哟~太吓人了我直接闭眼了~而且我不是抱着欧腻嘛,听着欧腻心脏扑通扑通强有力的跳动,一点都不害怕了呢。话说,欧腻你心脏跳很快诶!”

“那是因为鬼屋可怕啊!”

“那欧腻的脸为什么红了?”

“因为夕阳的缘故啊。”文星伊煞有其事的指了指落日。

“切,果然是千颂伊的妹妹,文怂伊!”小狗内心忿恨着。

08

“1、2、3,大家好,这里是mamamoo玟星&辉人。今天是wuli辉人的生日,现在开始饮酒放送!”

俩人和木木开心的交流了今天一天的行程和各种有趣的事,弹幕有人要求文星伊给丁辉人喂饭。

“call!”辉人长大了嘴巴。

文星伊包了满满的猪肘子肉,故意左右动逗辉人。

“欧腻,切拜~我想吃~”可怜的小狗辉上线。

“那撒娇!”

“用皮卡丘的声音!”

“再一次!用trot!”

终于在辉人的十八般撒娇攻势下,文星伊败的很迅速,乖乖喂了饭,还贴心给狗狗擦了嘴角,完全无视弹幕一致的“闪瞎了眼”。

“哦,瓢里欧腻,有木木让你给我讲祝福语诶!”小狗辉指着屏幕,望向了直直盯着自己的文星伊。

“辉人,对于我就是天使般的存在。无论多难过多低落,只要看到辉妮的笑容,坏心情一扫而光。辉妮的撒娇我也超级喜欢,每次辉妮撒娇,都想把全世界给她。所以,丁辉人xi,感谢你来到这个世界,遇见了你,让我不再怀疑自己,也不再害怕失去,谢谢你,生日快乐~每年我都陪你~”

无视了弹幕一片“我靠这特么是表白吗”的哀嚎,看着楞住的辉人,文星伊拍了下🐶辉的脑袋,“呀,我是写词的啊,时间不早了,来来来,say goodbye!”

09

看着文星伊收拾完厨房,准备拿着背包离开的时候,辉人拉住了文星伊的衣角。

“嗯?”文星伊歪着头。

“欧腻,今晚住这吧。太晚了,我不放心。”

“嗯!”

并肩躺在床上,又回忆起了舍友的生活,聊了很久,聊到小狗又睡着了。文星伊趴在辉人身旁,默默欣赏她的睡颜,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,终于懂了辉人讲的自在,又是小心翼翼的亲了辉人,甜甜的味道。

“我喜欢你,辉人呐。”文星伊刚准备缩回脑袋,却感觉到了甜甜的味道又把自己包围了,看到辉人明亮清澈的眼睛,彷若星辰。

“你没睡着?”

“阿尼,瓢里欧腻的心脏跳的太快好响,我就被吵醒了。欧腻,其实…我也喜欢你。每次在楼下徘徊,多冷啊。”

“啊。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经纪人欧腻说你每次心情不好去买咖啡,买回来的都是我家楼下那家咖啡店的…欧腻,搬来和我一起住吧~”

“嗯。好!”

-------------辉人生日快乐-------------
为什么奶昔不甜 为什么风景不美
因为你 在身边 世界只剩下 一个焦点
世界上最可爱最聪明最迷人的音色流氓 丁辉人小朋友
生日粗卡嘿呦~
哼 我就是小学生文笔
哼 我就是流水账
哼 我就是幼稚
哼 反正我的正业是背后灵
哼 反正和四位知名写手签订了🌟🐶开坑条约
哼 傲娇的去等官咖和vapp 遁
诶 关心则乱

好久没冒泡了🙄🙄🙄
码字中
准备更文
@盖盖 要不要写合作文

@盖盖 
把你能耐的
谈恋爱了不起啊
不写文
挂你丫的

名字就这样吧

“辉人啊,你怎么看?”文星伊摸了摸她的头,又把细碎的刘海弄乱了。

辉人拨开了文星伊的手,小狗的可爱不见了,切换回了丁警官。

“朴泰对女人是仇视的心态,所以会选择使用刀,一刀又一刀的捅杀。看着血液横飞,被害人慢慢失去生气,朴泰得到的是宣泄的快感。”

“接着说。”文星伊的眼神里透着一丝肯定的赞许。

“这种心理一般与儿时经历有关,我猜,应该与他母亲有关。”

“嗯。他12岁的时候,母亲抛弃了他们。他俩就被接到福利院,鱼龙混杂的地。”

“所以朴正这次的目标是。。。”

“有可能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明天先和头报告吧。”文星伊摊了摊手,又要加班写报告了。





“头怎么说?”辉人看到文星伊从局长的屋退了出来,睁大眼睛等结果。

“静观其变。”文星伊叹了口气。

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时间,文星伊从起床就开始盯着手机。

“屏幕都要被你盯穿了。onni~”辉人伸出小肉爪在某直愣愣的仓鼠脸前晃啊晃。

“妨碍公务,我是要逮捕你的哦~”

乖巧的把双手举过头顶,慵懒的扭动着腰肢,轻轻的咬了下唇,“文警官,我有罪~请逮捕我!”

“嗯呐,现在是早上9点17分,因为给文星伊长期服用名为丁辉人的毒,导致文星伊欲罢不能,罪名成立,现在被捕,你有什么话,等着法官面前讲吧。”

“咔擦”,拷住了丁辉人,欺身压在辉人身上。。。
(为赶进度 此处省略一万字)





“叮铃铃铃…”

“等你很久了。朴正。”文星伊立刻接起电话。

“是我!黑金!”

“啊,黑金啊,怎么了?”文星伊长吁了一口气,可是黑金的语气又让文星伊紧张了起来。

“城东,出了命案,你和辉人赶紧过来。”

赶到现场,文星伊倒吸了一口气,烧焦的房屋散发出一股恶臭,文星伊看了眼尸体,现场并没留下什么线索。

“是他做的吗?”黑金捂着鼻子。

“不能确定。虽然时机刚好,但案发现场与之前不一致。等法医结果吧。”

第二天,又发生了一起相同的案子。

第三天,也是。

首尔一夜间又回到了两年前人心惶惶的时候。

此时的首尔警察局正在开全局大会。

局长揉了揉太阳穴,指了指文星伊,“你最熟案情,你给大家讲一下。”

“迄今为止,已发生3起命案。都是杀人后烧毁现场。经过法医的鉴定,每名受害者的小拇指都消失了,根据切痕和现场分析,可能被凶手带走了。所以是一人所为可能性很高,初步定性为连环杀人案。”

文星伊顿了顿。

“至于嫌疑人,初步锁定朴泰的弟弟朴正。朴正一周前出狱,与案发时间相符。”

“就这点线索?”局长不满的推了推眼镜。

“不仅如此。根据记录,朴正的母亲在他4岁的时候抛弃了她,根据之前的照片,朴正习惯牵着母亲的小拇指。属于报复性行为。”

“动机呢?”

“动机,可能是为了向我们释放信号。朴正没有找到她母亲,可能想要借助我们警察系统…”

“停!别讲那么多。就说怎么破案。首尔市长都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!”局长挥了挥手。

大家面面相觑,陷入了沉默。

“我有办法。”

清透的女生响了起来。

文星伊诧异的看着声音的主人。

“朴正之前有跟踪我。应该是想要绑架我,以换他母亲。那我们就顺其意。这样,起码不会再有杀人案了。”辉人的声音坚定而又平静,好像桌子下的手被文星伊捏的一点都不痛的样子。

“那就这样。散会。大家全力配合丁辉人。”

人稀稀散散的走了,只剩下文星伊和丁辉人。气氛降到了冰点。

“为什么自作主张?”

“因为我是人民的警察,我得保护他们。”

“所以我呢,你考虑过我吗?”

“我相信你,会救出我的。”明亮的眼眸透出了十足的信任。“而且,你不是有些眉目了嘛。”

“那也不行,我不想你冒险。”

“没事的,乖,你可以的。”辉人摸了摸抱着自己的人的头,轻轻的抚着她的背,细声细语的哄着安慰着。文星伊紧紧的抱着辉人,仿佛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。




“嘭”的一声,文星伊感到头晕目眩,后脑勺的鲜血汨汨的流个不停,看着辉人被朴正强行掳走,虽然是计划中,仍是心痛的不行。

“文警官,24小时,找到我要的人,来换你的人。”




“先休息会吧。”黑金看着身边这个还包着纱布的人已经熬红了眼睛。

“不行,一个画面我都不能错过。”文星伊盯着大屏幕上首尔市的监控录像,回放着辉人被拖走的样子,用力的捶了下桌子。



“文警官,朴正的生母已经找到了!”

“文警官,线人上线了。”

“文警官,有可疑车辆!”

“文警官…”

文星伊在警局一夜没合眼,拉着黑金研究了很久,眼看快到约定时间,文星伊靠着椅背闭了会儿眼。



“嘀铃铃…”

文星伊一个激灵,“朴正。我女朋友呢?”

“她很好,我的人呢。”又是冷冽的声音。

“在我这呢。我要听她的声音。”

“星呐!救我!”辉人的哭腔让星伊听的心疼。

“城北洞xx工厂。你带着她过来,要是我发现别的人跟着,你就等着收尸吧!嘟嘟嘟…”

“准备好了?”黑金送文星伊到了车边。

“嗯。放心吧。”文星伊关上车门,看了眼身边的朴母,启动了引擎。



黑乎乎的废弃工厂,就看到辉人被绑住手脚,躺在了地上,身上隐约可见大大小小的伤痕。

“你!对我女朋友做了什么!”文星伊攥紧了拳头。

“没啥,话太多了。”朴正望着文星伊背后的朴母,随意敷衍着。

“人我带来了,把她还给我。”文星伊脸上写满了心疼。

“我俩换个位置。”

文星伊走了过去,抱住了想念的人。

朴正也一把抓住想要逃跑的,自己的母亲。

“好久不见,妈,我好恨你啊,我们一起去找哥哥吧,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仨永远在一起吧!”朴正看着那个和自己有着最亲密血缘的人,掏出了遥控。

“你想干什么?!”文星伊惊呼了一声。

“啊,忘了你俩还在。既然这么有缘,一起吧!多热闹!”朴正嘴角抽了下。

“星呐,有你在,我不怕。”辉人定定的望着文星伊。

“哼。”朴正按下了按钮。

“嘭轰隆隆…”




没有想象中的爆炸场面,朴正愣了神,疑惑的望向了正在b-box的文星伊。

文星伊搂着怀里被吓晕过去的小狗小狗辉,一脸挑衅的对上朴正的眼神。

“喜欢吗我的b-box?哎呀你那点黑火药早就被我换成煤渣了。你这么多疑,一定会check现场嘛,我们早就跟上你的车了。真是的,你也怕被烧啊,还想出来黑火药,这玩意儿查起来多简单啊。”文星伊摊了摊手。

“呵呵,那又怎样?你能逮捕我吗,证据呢?”

“一样的梗你要讲几遍啊。喏,你身上背着的那个箱子里还有福尔马林泡着的那些小拇指吧。”文星伊指了指那个小白箱子。

“有什么话,到警局慢慢讲吧。”文星伊抱着丁辉人走出了工厂,埋伏已久的黑金带着同事一窝蜂的冲了进去。




辉人努力的睁开了双眼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,用力的眨了眨眼,发现了守在病床边的文星伊。

辉人动了动身子,惊动了文星伊。

“你醒了啊!”文星伊小心将辉人扶起,简单交代了几句。

“我知道你会救我的。”

“那你这是借机表白咯?”

“对啊~毕竟让你担心了~”

“下次,我一定一个托马斯全旋加转体三周半踏着七彩祥云来救你。但是,很可惜,你没机会看到了我的英勇形象了。因为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视线了!”






卡着点
我来填坑啦
原谅我喝的微醺
就这样吧
大家 鸡年大吉咯